手機版 | wap版 | 網站主頁 | HOME | 3G網頁
<button id="zvxuh"><acronym id="zvxuh"></acronym></button>

<dd id="zvxuh"></dd>
<button id="zvxuh"></button>
      1. <progress id="zvxuh"></progress>
        <tbody id="zvxuh"><track id="zvxuh"></track></tbody>
        <em id="zvxuh"><tr id="zvxuh"></tr></em>
        © 2005-2020   江流覺得蹊蹺極了這已經是第七次遇到這個給他打招呼的老人了每次都是那麼的熱情熱情的讓雙方都會停下來然後點頭打招呼。但是說實在的江流並不認識這位老人或許是記不清他是誰了第七次打完招呼之後江流這樣勸著自己。   又是一個初春的早晨還是在公交車站江流的腳一沾上站台就想抬腿朝單位飛奔可就在這時,一隻手輕輕地拍了一下江流的肩膀隨之而來的是依然是一聲熟悉的招呼。上班去呀略顯蒼老但卻滿是熱情的聲音。江流定神一看還是那位大爺不高的個子花白的頭髮腰已些許佝僂,手裡提著上早市買的菜眉眼間帶著溫暖的笑意。真的到今天為止江流可以肯定他並不認識這位大爺但是因為已經是第七次了,江流還是很禮貌地地回答道啊今天起晚了您早啊我我先走了。隨後兩人短暫地對視了一眼老人先一步轉身離開了江流愣了愣,心裡還在想是不是老人認錯人了。一些日子以來這樣突如其來的問候多了起來大多是在單位附近問候的人依舊是那位老人。有時是一句下班了有時是一句工作忙不忙還有時只是微笑著擺擺手。江流是個記者平時奔波忙碌會在採訪中接觸形形色色的人。 版權所有,並保留所有權利。

        <button id="zvxuh"><acronym id="zvxuh"></acronym></button>

        <dd id="zvxuh"></dd>
        <button id="zvxuh"></button>
            1. <progress id="zvxuh"></progress>
              <tbody id="zvxuh"><track id="zvxuh"></track></tbody>
              <em id="zvxuh"><tr id="zvxuh"></tr></em>